清水河县境内明清戏台的建筑风格与特点

2015/5/2 19:42:16

清水河县境内保存的几处明清古戏台、寺庙遗址一直鲜为人知,1995—1999年,配合万家寨黄河库区建设,县文管所与内蒙古自治区考古研究所、市文物处共同调查、勘察了县镜内黄河东岸古戏台寺庙遗址,这些遗址分布在长城和黄河沿线,虽经几百年风雨侵蚀和人为破坏,但其精湛的建筑技术仍从残垣断壁处显现出来,是清水河县古戏台的典型代表,也是塞外不可多得的古建筑精品,已公布为自治区级文物保护单位。1处在库区边被迫拆除,1处迁建,3处还保存在原地,现就戏台建筑风格及特点作一介绍,不周之处,敬请匡正。
  一、建筑风格迥异的古戏台
  1、口子上村明代清泉寺戏台(现存)


清泉寺戏台位于清水河县北堡乡口子上村南丫角山北麓的缓坡上,明代内长城和外长城在这里相汇,峰峦相迭,烽燧林立,树木葱茏。戏台坐北向南,背对深沟,拔地而起,和长城相映生辉,雄伟壮观。

  清泉寺戏台建于明代崇祯年间(1628—1644年)。清光绪十三年(1885年)五眼井堡所辖村民又募捐线文重修(碑文载),因戏台的对面建有清泉寺庙,早年被拆除,故叫清泉寺戏台。占地面积572平方米,其中戏台建筑面积72平方米,观戏平台500平方米,整体位置呈长方形。
  戏台为砖木石结构,由台基、台身、台顶组成,为大木结构硬山式顶。高8、宽8、进深7米。台基高1.5米,表层砌锤凿加工的条石,白灰勾缝,整齐大方。台面砌片石,光滑平整。台内露6根支撑金柱,青石柱础石,美观坚固。戏台后金柱处置隔扇为屏分为前后台,右为出将门,左为入相门。格扇上方置方格空棱、下方置实心裙板封护,板上彩绘花鸟、动物图案。戏台前檐檩下两侧伞柱上方施兽形柱头辅作。台脊用雕砖砌制垂檐,青色脊筒瓦盖顶,由上而下弧线形分布,形成凹曲巧妙的台顶,而这种建筑结构更有利于观众的听觉与视觉。台口处由石雕小柱衔接石板组成栏杆,上面刻满花草。石柱上雕雄狮、白菜、八宝灯等。石雕线条粗犷,形象逼真,可谓雄伟中出工巧,柮朴中见匠意,整座戏台构筑风格自然、简洁,又浑然一体,是内蒙古自治区至今保存的唯一一座明代戏台。
  2、水门塔清代伏龙寺戏台(现存)

  伏龙寺戏台,位于清水河县单台子乡水门塔村南,杨家川河与水门塔沟交界处的高台地上。东临悬崖陡壁,南隔场家川深涧与明长城对恃,西依山丘沙垄,背靠水门冲沟,自古有伏龙卧虎之说,故称“伏龙寺”。
  戏台建于清光绪六年(1881年)。总建筑面积为329.47平方米,其中,戏台面积59.29、寺庙面积269.18平方米,属硬山式建筑,占地面积为1845平方米,整座建筑呈正方形。
  戏台和寺庙建筑群,重脊吻兽,雕梁画栋,钟鼓亭、石幢、碑刻都保存完整,是明长城脚下一处较大的戏台寺庙建筑群。
  3、老牛湾清代戏台(已拆迁)
  老牛湾戏台位于清水河县单台子乡老牛湾下村北侧的黄河岸边,西临黄河,东靠悬崖断壁,南坐冲沟岩石,断壁一凹处一条爆布直泻而下,清泉飞浅涌流,四周古树环抱,环境优美。
  老牛湾戏台“建于清代咸丰二年(1852年),又于清光绪四年(1878年)、三十年(1904年)两次维修”。戏台建筑面积为83.09平方米,寺庙建筑面积为77.52平方米,总建筑面积为160.69平方米。
  戏台坐南面北,建筑为砖木石结构、屋面为卷棚顶硬山式。垂脊施方形雕花砖,顶扣筒瓦、安吻兽。戏台的前檐檩枋垫板之间施雕花和兽形隔架替木,柱头施莲花座云纹雕饰斗拱铺作,前檐枋下侧及两檐柱内侧施透花菱角牙子,中间檐枋下两侧施透雕云龙雀替。台上后金柱内侧以四扇斜菱落地窗组合为屏风,后金柱外侧与山墙又以田字格落地窗扇为屏,落地窗扇上隔板,下实心裙板和台内两侧墙面彩绘人物、山水、花卉等图案。戏台的后台上墙砌筑一眼拱形窗户,起通风采光作用,距后台墙角高1米处置通外便溺石槽。老牛湾戏台前檐枋下透雕云龙花牙,柱头莲花座云纹雕饰斗拱铺作,两檐内侧透花菱角牙子以及内堂屏风隔架的雕刻装饰艺术特别精美细腻,时隔几百年还徐徐传神,是黄河沿岸清代古戏台中建筑装饰最具代表性,最有研究价值的一座古戏台。
  4、柳青河清代戏台(已迁建)


  柳青河戏台位于清水河县窑沟乡柳青河村。西临黄河,北拥群山,东隔柳青河沟,一座木石拱桥架于河沟之上,连接东西两座寺庙,河沟泉水潺潺南流,周围杨柳果杏树繁茂,景色宜人。
  柳青河戏台建于清代乾隆二年(1737年),到乾隆十五年(1750年)又续建。占地面积1940平方米,戏台建筑面积85.38平方米,寺庙建筑面积120平方米,呈四方形院落。
  柳青河戏台与上述戏台建筑风格的不同之处。其一,戏台的前檐两侧设宽八字形影壁,影壁垂脊饰雕花方砖,两侧扣筒瓦,安吻兽。影壁墙基砌须弥座,墙身两侧砌方形砖,在内侧方砖墙心上,刻以高浮砖雕图案。左壁图案以雌雄双鹿作觅食花草和跳跃姿势,上方托以红日祥云。右壁图案为雌雄双鸡,雄鸡口啄仙草作啼鸣姿势,上方衬云晨风卷云钩月。影壁浮雕构思巧妙,设计独特,刻技手法细腻秀美,形象生动逼真。其二,戏台台口处设栏杆,使戏台能和外围封护隔离。戏台前檐台口处加筑石护栏,护栏顶端平面开凹槽,台口处檐下四金柱两侧开榫扣,可安装隔离防护板。这样设计的好处是在演出时,可把防护隔离板开启,待演出结束后,可把防护隔离板安装封护好,一是为戏台的装饰美观,二是为防火、防盗并防止风雨侵蚀戏台。
  5、榆树湾清代戏台(现存)


  榆树湾戏台位于清水河县喇嘛湾镇大榆树湾村的黄河岸边,西临黄河,东拥群山。
  戏台建于清代同治十年六月(1871年)。占地面积792平方米,戏台建筑面积97.02平方米,寺庙建筑93平方米,呈长方形院落。
  榆树湾戏台的檩梁枋柱较之其它戏台建筑特点,用材粗大,制作规范,且材料多为松柏木种,而其它戏台则多当地榆木材种。建筑风格是戏台的后墙中间开拱券门,内装木门两扇,上槛框饰弧形斜口窗扇,门外砌下戏台七级台阶。此戏台后置出入门,是为演职人员出入戏台不影响观戏者的情趣。
  二、建筑结构独特的古戏台
  中华民族有着五千年的文明史,有着灿烂的文化艺术瑰宝。早在七八千年前中国就已有独立的地面房屋建筑,中国古代建筑一直沿着它自己的轨迹发展、完善,形成了独特的民族风格和民族特点,在清水河现存的戏台中有明显的体现。
  一是“墙倒屋不塌”特点。中国古代木构建筑结构的历史可追溯到几千年前,通常是采用抬梁式或穿斗式的建筑方式,还有密梁平顶式和井平式结构。黄河沿岸和长城沿线的明清古戏台主要是采用了抬梁式建筑结构方法,其特点是柱上架梁,梁上放短柱,其上又抬梁,各梁的两端承檩,组成一个层层上升的梁架,这样的建筑方法是使室内少柱或无柱,获得较大的利用空间。梁、柱和其它各种构件之间使用榫卯结合框架结构,使整个框架具有很好的整体性和柔韧性,能承受地震和大风等强大水平外力的冲击,墙倒了但支撑的框架不倒,所以就有墙倒屋不塌的特点。
其后在拆迁老牛湾和柳青河戏台工作中证实了这一点。大榆树湾戏台木架构多松柏直梁,而其它戏台的梁架属就地取材,以当地榆木为主,制作时工匠设计精巧,用材时随弯就势,使戏台的檩、梁、柱、柱间合理受力,形成了北方黄河沿岸古戏台设计的独特风格。
  二是利用斗拱和雀替特点。斗拱和雀替是中国建筑特有的构件,斗拱成为量度建筑高低大小的尺度,标志着古建筑的重要特征。斗拱的作用是在梁下可以增加梁身在同一净跨下的荷载力,檐下可以使出檐加远。斗拱由多种不同形状的部件叠加而成,可单层也可以用多层,但为了强调斗拱的装饰作用,像门楼,牌坊等也可多达四、五层以上,到清代以后,斗拱的装饰性就更强了。雀替成熟的较晚,它的作用与柱头一样,是柱与梁、枋间为减少梁、枋的跨距或增加梁头抗剪力而施用的构件,明代后期才被使用,到清代广泛使用,成为装饰性很强的构件了。
  县境内的明清古戏台的建筑方法充分利于了斗拱和雀替,口子上村戏台,榆树湾戏台的椽飞出檐,老牛湾戏台檩枋间的兽形、雕花替木,檩枋下侧施菱角牙子以及大形透雕云龙花牙雀替,榆树湾戏台前檐檩下施荷叶隔架,柱头施花纹坐斗,很好地解决了梁柱间的衔接和出檐问题,而且还大大丰富了柱头和梁、枋、檩子等部分的装饰效果,使古戏台建筑结构更为合理,外形上也更为富丽堂皇。
  三是高台基与大屋顶的特点。中国古建筑的立面,主要由三个部分组成:台基、屋身、屋顶。早期的房屋还只是穴居、半穴居或巢居的形式,没有台基。为了避雨防潮,保护木构架,才逐渐发展出高出地面的台基。后来又发展为高大台基上配之栏杆和宽阔的台阶,使台基有威严的气势和丰富的变化,在建筑造型中起了重要作用。其次是建筑物的屋顶大和在角脊下加角梁,使屋角起翘。大屋顶建筑可以保护其下的木构架不雨淋,加角梁使屋角起翘是通过调节梁架各部分的比例,造成凹曲巧妙的屋面,它可以防止雨水直泻下来,通过转折造成抛物线,使雨水排得更远。
  长城沿线和黄河沿岸的古戏台的建筑结构都运用了高台基、大屋顶的建筑方法。口子上村的清泉寺戏台台基高1.5米,其他戏台的台基都在1米以上,砌筑坚固,既防雨水又防止潮湿。戏台顶设计为“凹曲巧妙、反宇向阳”的大屋顶,既追求了古建筑曲线美的趣味,又保护了戏台木构架不受雨水侵蚀。但相对于南方的园林建筑屋顶夸张的曲线,口子上村戏台的屋顶曲线还比较平缓。
  三、建筑装修与装饰灵活多样的古戏台
  一是灵活的空间。我国古建筑结构上的特点给室内的装修与装饰提供了灵活的应用空间。因为整座建筑墙体不承重,内部可进行多种多样的组织和分隔,分隔的方式主要有三种。一种是全隔断。如墙、砖石墙、木板墙、如密室、卧室完全阻隔了两个不同空间;第二种是半隔断。如格扇门、博古架和可移动的屏风,帷帐等,这种半隔断使他们隔的空间有门有窗、有通有断,使用十分方便。第三种是虚隔断。如自顶棚向下延伸的落地罩、花罩等,求得室内空间连续而有变化的自由分隔。
  县镜内的明清古戏台采用的是第二种半隔断式。为使戏台前台的利用面积增大,把戏台的后金柱设计有意后靠以增大前台的面积。柳青河戏台还在台口处设八字影壁,以增大戏台的面积和观众的瞭望视野。同时,各戏台以后金柱分隔前后台,在扇门上装饰垂莲,隔扇上面的空心花格,糊薄纱或纸,下面的实心裙板绘制山水、人物、花鸟装饰图案,使戏台的空间或虚或实、若有若无,起到烘托空间的效果。
  二是多样的格调。对房屋使用功能美的不同追求,导致了装修和装饰的多样化。古建筑的装饰有彩饰和雕饰两大类。彩饰的作法有粉刷、油漆、彩画、壁画等。到了清代彩画分三大类:一是和玺彩画,二是旋子彩画,三是苏式彩画。中国古建筑在色彩运用上的特点是鲜明丰富,对比强烈。
  黄河沿岸的清代古戏台的露明柱全部是施紫红色油漆,檩、梁、枋、柱、椽和多点檐斗拱、雀替、隔扇及内墙壁以清代第三类苏式彩画,山水风景、人物故事、花鸟、博古器等绘画为主,青蓝皆色,色彩丰富,与紫红色檐柱形成鲜明的对比。
  屋顶雕饰在古建筑中也占有很重要的地位,也体现了多样的格调。黄河沿线的清代古戏台,屋顶垂脊施雕花方砖,四角装饰吻兽,特别是柳青河戏台的前檐处的八字形影壁,影壁垂脊上施雕砖,放筒瓦,安吻兽,内侧方砖墙心上的高浮雕砖图案,雕饰十分精美,再配以红、黄、兰、绿各种彩画颜色,装饰效果非常强烈,在黄河沿岸地区十分罕见。
  四、建筑艺术丰富、自然、含蕴的古戏台
  一是丰富的特点。建筑,不但是物的生产,也是文化的生产。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文化,以及反映这种文化的建筑艺术。我国幅员辽阔,民族众多,且地理气候条件复杂,经济文化发展不平衡,使中国古代建筑在时间上突变少,而在空间上却呈现出丰富多彩性。首先是南北方建筑有差异性,其次是不同民族之间的建筑有差异性,第三,同是汉族建筑,不同地区的文化差异也反映在建筑上的差异性。例如浙江、皖南民居的突出特征是高高的马头墙;而北京的民居则是典型的四合院。宫殿建筑气宇轩昂,色彩华丽,而江南私家园林建筑则檐曲角,朴素淡雅。
  长城黄河沿线的古戏台屋顶为大木结构硬山式,但屋顶的曲线没有南方的上杨,也可能是因塞北气候多风的条件所制约。但在结构造型上力求简朴,真实与流畅。而在前檐、台口、台内屏风隔扇则浓笔重彩装饰,来丰富戏台的艺术造型。例如口子上村戏台和柳青河戏台在台口处加饰栏杆,设影壁的作用,一是为防止有人从戏台上跌落到台下,二是为扩大戏台的使用面积和增强台下观众的视野。但是从建筑角度出台,更主要的是起装饰、保护戏台的作用,使北方的古建筑表现出丰富多彩的特征。
  二是自然的特点。“自然为万物之本”。追求自然是中国古代建筑的一个显著特点。早在秦汉时期,造园艺术已成熟,到两晋南北朝,唐宋元明清时,园林艺术已经达到登峰造极的地点,同时园林艺术里也融入了中国特有的山水文化传统。
  我国的古典园林追求自然手法主要是“以小见大”和“步移景异”,不但把自然界的山、水、石、花、木盈地缩天地移到园中,而且用建筑、道路和桥梁等,使影物或连或断、或虚或实,并且彼此互成对景和借景,像似一篇优美的文章,有序幕,有高潮,有对比,还有烘托,使人漫步其中,意趣盎然,流连忘返,颇有处身世外之感。
长城沿线和黄河沿岸的古戏台充分体现了这一特点。口子上村明代戏台寺庙设计在明长城脚下,使单独的戏台寺庙和长城连接成一体,借长城雄伟之观衬戏台曲雅之秀。
  清代戏台多位于黄河岸边,黄河沿岸多为悬崖峭壁,缓坡冲沟,地势险峻。清代古戏台(寺庙)建筑,或建在悬崖之上,或隐于悬崖之下,利用地形地势,与环境和谐地溶为一体,或以林掩其幽,或以山壮其势,或以水秀其姿,形成了自然山水与建筑自然结合的独特风格,使人既感悟了大自然的质朴美丽,又欣赏了多姿多彩的戏曲艺术。
  三是含蓄的特点。建筑是空间的创作。我国的建筑是以“群”的形式存在的,不似西方多单体建筑,多雕塑,使人一眼便能领略全貌,空间特点是直露。而我国的建筑空间特点是含蓄。正如《红楼梦》中说“所有之景悉入目中,更有何趣”。可见古人早就有意识地避免直露,用含蓄的手法来追求意趣。
  柳青河清代古戏台(寺庙)建筑群,利用地势的不同高度,因地就势,分层建筑,使戏台与寺庙错落有致,影观各异。进(戏台寺庙)方形大门,站在院落中,第一眼看到的是封闭式的戏台外观,待开启戏台防护隔板后才能看清八字影壁精美绝伦的高浮雕刻技和内部檩、梁、枋、柱的华丽装饰。向北逐级登台阶而上,在一高台地上寺庙建筑群一字排列,各寺庙神殿神像高大威严,檐、廊壁画色彩斑斓,给人一种森严压抑的感觉。沿着卵石小道,东出寺院月洞门,踏上河沟拱桥,桥下溪水潺潺,沟旁树木蔽天,鸟儿鸣唱,使人清风油然而生。过拱桥进另一月洞门寺院,景色别有情趣。这里含蓄的特点就是由一个个藏而不露的空间的“院”逐步展开来完成的,“院”的形状、大小和所设计的各种形状的门给空间创造了气氛,院落再由路组成“群”。随着“院”的伸延,形成烘托、对比,促使空间气氛的发展。这种布局特点就是由藏而不露和逐步展开的手法形成中国古建筑含蓄的风格。